再见了,我的大学
in 随笔 with 2 comments

再见了,我的大学

in 随笔 with 2 comments

自去年9月考研以来,许久,很少更新博客,习惯把想说的话憋在心里。可在这毕业之际,总有些话想说出来,以祭逝去的四年时光。

遥想这四年时光,记忆里的每一幕都无比真切,仿若昨天发生的一般。记得开学的第一天,我们在宿舍初见,彼此试探着、彼此揣度着。而未曾想,四年之后,你是个怎样的活泼少年,无需多言,彼此已了然于胸。我想,时至今日,最不舍的莫过于你们了。

最初考来广大,算是高考发挥失常,学习生涯的唯一一次不及格给了高考数学,这也算是一种“奇迹”吧。而也正因这种“奇迹”,我才有幸来到广大,才有幸认识你们,才有幸得到成长。不像很多高考发挥失常的同学那样,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,只是暗自决定,我的这个大学,要过得充满意义,要过得不留遗憾,要登上广大之巅。四年后来看,我也确实尽力做到了绝大部分。

四年间,我一直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。刚开学那会,和一般大学生一样,抛下高中的课业负担,面对绝对的自由,难抑内心激动,沉迷过游戏。每天除了上课,其他时间就是玩游戏。但哪怕如此生活,我也同样可以拿到一等奖学金,于是想,大学四年就这样过吧?学习、娱乐两不误。而不知,其实这种学习,只是应付式机械式的被动接受,并没有任何的求知欲望。

然而,关键性的改变就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中突然发生了。

大一下学期突发性血气胸,住院手术。感受到了来自心脏如死亡般的疼痛,也体验到了失血过多休克的滋味,还经历了半只脚踏入地狱之门的恐惧。术后在心脏监护室,一动也不能动,盯了几天天花板,无比寂静、无比空灵,想着我接下来的人生究竟应该如何度过。或许,应该为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吧…或许,应该做尽我所能做的…这样的生命才是有意义的吧?这样的生活才不算是虚度的吧?

于是,痊愈归来之后,开始寻求自己的爱好,那时专业课正好有一门VB编程,发现对此比较感兴趣,正巧专业老师也发现我有这方面的天赋,便要我和他做项目。因此,慢慢转向了技术。大学期间辅修了第二专业软件工程,加入实验中心,弄了一个智能机器人的创新项目。不得不说,在实验中心我还是体验到了自己的成长。那会为了参加一个比赛,闭关实验室,每日每夜钻研硬软件开发,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。能力得到认可之后,大三大四受计算机学院之聘,担任软件工程二专课程的讲师,认识了很多很多学生(也可以叫学弟/学妹吧)。这个阶段,我还是认为学习应以实用主义为主,觉得学校的课程有些不合时宜,做不到与时俱进,所以自己在给二专的学生上课的时候更加注重时效性与应用性。

但是我自己却特别讨厌受到约束,讨厌受到制度的束缚,讨厌受到技术的束缚。所以,我没有一项可以说是专精的技术,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,无论是设计还是开发,无论是前端还是后端,无论是编程还是分析,我都略有涉猎。我只是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记得团队里的师弟曾邀请我加入电子楼的创新班,与指导老师见面之后,发现那里的制度就如同卖身契一样,以换取学习资源为代价而牺牲自己的一切课余时光。换言之,以学习的名义来卖身。于是,我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走人了。后来有创新班的师妹问过我,她在创新班感觉到迷茫,不知道是否值得继续留下。虽然是“以学习的名义来卖身”,但毕竟还是可以学到东西的,毕竟是有自己的发展前景的,我所认识的创新班的成员,无一不是出色的。若没有别的想法,那还是留下来吧,坚持住,大学会有收获的。说到这里,我还是很感谢教育学院、计算机学院、实验中心、网络中心。他们给了我很多机会和资源,也让我在各方面都得以发展。没有给我什么束缚,只是相信我,我一定会做的很成功。

其实,无论选择何种前景,无论是做开发还是做创业,无论是音乐还是绘画,大学四年,只要目标明确地做下去,就一定会有所收获。而无论选择何种道路,只要坚持下去,都是成功的。我如此坚信着。至于技术的路径与心得,以往写了很多,这里就不再回顾了。

我在技术的路上越走越远,同时,另一些转变也悄然发生了。去年5月的一次比赛上,和团队成员针对立项有所分歧。我认为参加比赛做自己想要做的东西就可以,不必考虑什么,但求过程开心就好。可是另一些同学认为,参加比赛的宗旨就是获奖,选题就得选那些最有可能获奖的题目。在创业沙拉上听着创业者们侃侃而谈,鲜有人亲自动手去做些什么,那一刻,我感到很疲惫。我做技术是为了什么?娱乐自己,还是改变世界?感觉在社会的大环境下,两者我都无法做到,甚至于想不被世界改变就很不错了。那么,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一切,是虚无的吗?

于是,决定了转考哲学。不为其他,只是想求得一番境界,一种胸怀宇宙、达观人生的境界。

有段时间感觉很孤独,因为恋情的断裂,让我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追求。突然间发现,在这遥遥的前进道路上,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。何谓温暖?何谓幸福?我也想从哲学中寻找答案。可能,只是为了寻求一番慰藉罢了。

到了大四的实习,这个学期是我真正接触哲学的时期。每日在实习的小学的走廊中捧读中西哲学史。不知是哲学是魅力,还是孩子们的魅力,我感觉到了无比温暖,这也可能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三个月了。虽然我是一个人,但我却时刻觉得世界充满阳光与活力。哪怕实习再苦,哪怕复习再累,我也坚持每天如此。你一双澄澈眼眸,便使我颠沛中毕生富有。这才是温暖吧。正如傅雷说的那样:“本质的善良,宽广的胸襟,天性的温存”,这才是让我们内心觉得温暖幸福的所在。

理想中的温暖是美好的,但却不可能永远占有。与孩子们的离别之际,便是我登上战场之时。然而考研初试考砸,也因为劳累过度而住院一个月,甚至于过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,心情不可谓好。前景迷茫,考研失败,不想工作,居无定所。虽然每晚在医院的病床上入睡都会很孤独,但是每一个第二天都会有不同的人来看望。或许,无必去争什么,考不上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大不了明年再考。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其实,人生本着内心的宽容和洞察的清明,在外在上随遇而安,不与世争,这样的话,我们才能把每个当下活得更好,才能把人生整个的流光以一种从容的姿态安详走过,才能减少许多纷争,减少许多矛盾,最终才能获得一个圆融的、合乎道的、合乎天地自然的自己的生命境界。

在此刻,一切的一切,都处之泰然。我所获得的一切荣誉,不足挂齿。我所面临的失败,也不足为惧。我所得到的,也就是我所失去的。

于是,出院之后,每日过着慢节奏的生活,晒太阳、散步、读书,除此之外,可能就只有吃饭睡觉了。

然而生活总是奇妙的,后来的复试侥幸考上中大哲学系。虽说中大是我的一个目标,但它并不是我的最终目标,所以即便考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欢喜的。未来的路会怎样,是更好或是平庸,我不知道。但只管率性向前便好。

高中理科,到大学本科时学了一门偏文科的教育技术学。而后教育系取得了学业成绩第一之后,又辅修了工科的软件工程。这个时候,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本科是学计算机的,却又选择了考研考哲学系。一切又重头开始了,生活真的很奇妙。以后会学什么、会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我一直在追寻的,是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。

录取之后的第二天,我便兴冲冲的回到了实习的小学,见一见念念不忘的孩子们。我知道,这世界有千种万种方式伤我的心,但永远不会是这儿。

这便是我的四年。学过教育,做过技术,当过网红,做过老师,读过哲学,去过小学,经历过重病,也遇见过很多有趣的人。

感谢广州大学给予我的这一切。临别之际,请允许我珍重地道一声谢:谢谢在广州大学遇见过的可爱的人们。

Responses
  1. joe

    你真的很棒!有这么丰富的经历,技术还这么厉害,学弟同样学计算机 感觉好惭愧= =

    Reply
    1. @joe

      谢谢,活出自己的生活就好~

      Reply